历史事件安卓
您现在的位置:历史事件 > 历史解密 > 正文
时间:2019-06-12 11:41 作者:admin 历史事件注册

日本教授:史料证明钓鱼岛并非冲绳固有领土

  但从2016年以来,政府已花费近5千万美元,约购入2200万镑芝士。这类补助人为地抬高了乳制品的产量,也增加了农民对政府补贴的依赖性,造成“供应增加--价格下跌--政府再补助--供应再增加”的恶性循环。《华尔街日报》2016年曾有报导,说当年头8个月,美国农民因供应过剩而直接倒掉的牛奶总量就高达亿公升。虽然芝士比牛奶可以存放得更久,但政府除了要在各州搜寻或建造巨大的地下洞穴去储藏芝士之外,还要想办法将芝士消耗掉。

  ”——温家宝《只有开放兼容,国家才能富强》材料二改革在前,开放在后。

日本教授:史料证明钓鱼岛并非冲绳固有领土

  今年6月,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村田忠禧出版了《日中领土问题的起源》一书。 村田主要根据调研日方公布的公开资料,得出了钓鱼岛不是日本冲绳县固有领土的结论。

村田建议,中日应该对钓鱼岛实施共同管理,不能让这一问题继续发酵,否则将让美国等方面渔翁得利。

    17日,本网记者在东京对村田进行了专访。

村田在专访中多次强调,他的观点并不是说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村田表示,正是因为中日双方立场不同,所掌握的资料不同,才更应该共享更多史料,进行更密切的交流,为研究和解决领土争议作出实实在在的努力。     日本在战争期间窃取钓鱼岛    新华网:您写这本书的动机是什么?    村田忠禧:2003年,我在中日关系史学会、日中关系协会举行的研讨会上做了有关尖阁诸岛/钓鱼岛问题的演讲。

2004年6月这篇演讲在日本出版。 当时的内容、观点并不是很新,主要是引用《尖阁列岛钓鱼诸岛历史解明》作者井上清已有的观点再加上我个人的见解。

我并非是领土问题专家,但是岛屿问题成为日中关系很大障碍,我认为有必要准确、客观、科学地了解这一问题来龙去脉,而不是在这个问题上感情用事。

不能说我是日本人就站在日本立场,是中国人就站在中国立场,而应该首先尊重史实。 所以我开始大量搜集客观信息。     我所重视的是,日方说冲绳县尖阁诸岛是日本固有领土,但是冲绳本就不是日本固有领土,冲绳有其本身历史,以前是琉球国,后来并入日本,这是史实。

我认为在研究领土问题上,必须了解冲绳、琉球的历史,而且还有必要弄清楚,琉球领土是否包含钓鱼岛。     新华网: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您都有哪些新发现?    村田忠禧:在学习琉球史的过程中,我有几个新发现。 第一,琉球史上本就不存在日本政府所说的尖阁诸岛。 一般所说的琉球三十六岛中并不包括钓鱼岛。

我还查阅了江户时代制定的琉球国绘图,里面记载了80余个岛屿,但也不包括钓鱼岛。     第二,日本国内有人说,当时有关国境的概念比较模糊,所以钓鱼岛是无主地。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为了应对和寇(即日本的倭寇本网注)问题,中国划定了明确的边防线。

日本在江户时代实施锁国政策,防止外国宗教入境,也有明确的边防线。

也就是说,国境概念是明确的。

    第三,从地理来看,钓鱼岛位于海底大陆架边缘。     在冲绳渔民看来,跨越这个界线去捕鱼几乎不可能。 而以前冲绳渔民以打捞珊瑚为主,都是使用小船,这些船不可能跨越2000米深的冲绳海槽。 但是,在中国的福建、台湾渔民看耒,那里是浅海,历史上经常去捕鱼,现在也常去。

从自然环境来看,钓鱼岛也不属于冲绳/琉球,而是与中国渔民有密切关系。     第四,历史上中国册封使访问琉球,要选择安全航道,他们以这些岛屿为标志航行,经过赤尾屿,看到久米岛后进入琉球。

钓鱼岛诸岛并不仅仅只具有标志作用,也并非无主地。     我在这本书中的重要发现是,1885年,内务卿山县有朋要求冲绳县令西村舍三调查冲绳本岛东侧的大东岛,明确这一岛屿属于日本领土,并树立标识。 西村立刻执行。 为什么?因为西村知道,这个岛屿与清朝无关,完全属于日本领土。

但是此后,山县又要求他调查清朝福州到冲绳县那霸之间的无人岛,明确这些岛屿的归属,并设立领土标识时,西村并未马上执行。 因为他知道,这些岛屿与清朝有关,他命令下属对以前去过该岛的大城永保进行当面调查。

西村是想反映那些去过该岛的人的意见。

西村也知道中方资料《中山传信录》中也记载了这些岛屿与清朝的关系。 西村最后回复山县,我可以进行调查,但对建立国境标识表示担忧。 西村的意思是,山县的观点是错的,但他又不能直说,只能表明自己的忧虑。

    新华网:您在书中还提到日本将钓鱼岛归入冲绳县的手续有问题?    村田忠禧:日本几乎是在同一时期,也就是说在日清战争胜利的情况下将钓鱼岛和台湾纳入版图。     的确,钓鱼岛是日本在日清战争期间所窃取的。 日本在手续上也存在很多问题,没有对日本国民、也没有对国际社会公开相关情况。 但此后,日本一直对钓鱼岛进行实际控制,这也是事实。     明治政府曾中止在钓鱼岛设标识    新华网:您在书中特意用一整章来介绍西村,这是为什么?    村田忠禧:西村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他是第四任冲绳县令。 1894年10月底,冲绳县工作人员接到西村命令,前往钓鱼岛调查。

说是调查,其实只是花了从早上8点到下午两点的短短6个小时,而他们登岛的时间就更短。

而且,因为强风,他们根本没有对久米赤岛(即我赤尾屿本网注)和久场岛(即我黄尾屿本网注)进行调查。 这在相关文献中都有所记载。 日本政府说此后还对钓鱼岛进行了多次调查,这是在说谎。 真正的调查只有这6个小时。

后来,船长和冲绳县工作人员石泽兵吾提交了报告书。

由于西村当时在去东京出差的船上,这份报告没有直接交给西村,而是交给了西村的秘书森长义。 此前的研究并不知道当时西村不在冲绳,我通过调阅官报(记录政府活动的报纸本网注)得知这一情况。 11月初,森长义假借西村名义向日本政府提交了报告,所以这份报告并非西村所作。     以前大家对西村这个人的印象是摇摆不定。

认为他9月份还说对建立国境标识感到担忧,但到了11月,却回复政府说已经不必担心,可以设立标识。

以前我就觉得这种说法有问题,这次经过调研后终于发现,这份给政府的报告不是西村所写。     森长义提交的报告传到东京后,被送到西村手上。

本来船长报告书和以西村各义提交的报告书都应该送交内务省,但是西村只提交了前者,把森长义假借自己名义所写的报告撕毁了。 这点非常重要。 他不仅撕毁了这份虚假报告,还上书内务卿和外务卿,说明这些岛屿与清朝有关,如果日方采取动作的话,将带来隐忧。

最终山县在1885年12月5日下令中止设立标识。 这也代表明治政府的意见。

    到了19世纪90年代,两任冲绳知事丸冈莞尔和奈良原繁均向日本政府提出将钓鱼岛纳入冲绳县,但内务省以冲绳方面没有提交新的资料等为由,拒绝了冲绳县的要求。

直到1894年4、5月,内务省一直没有修改1885年确立的中止在钓鱼岛设立标识的方针。

    1894年12月,内务省突然主动提出要将钓鱼岛划入冲绳。

为什么?因为1885年和1894年的局势完全不同。 当时,日本已经决定占领台湾,对于清朝已经无所顾忌。     日方有意删节搁置争议谈话    新华网:1972年中日就搁置钓鱼岛争议达成共识,为什么日方后来否认达成过共识?    村田忠禧:1972年,周恩来会见秘密访华的公明党委员长竹入时说,我们没有必要谈论钓鱼岛问题,这个问题与邦交正常化相比是小问题。

中方好像没有公布这一会谈内容。

而日方在公布时做了编辑,只公布了周恩来的话。 后来竹入也说,是他先提出钓鱼岛问题的。 因为日本政党都认为钓鱼岛是日本领土。

如果日中在这个问题上争执,邦交正常化不可能实现。 日方想探听中方立场,所以会谈上主动提出这一问题。 但是外务省公开这部分资料时,删除了竹入的话。 为什么删除?因为日方后来的立场是日中没有就钓鱼岛问题达成共识,钓、鱼岛不存在领土问题。 但是1972年时双方是有共识的。 日方有意对周恩来-竹入会谈、周恩来田中会谈纪要进行了删节。     因为日方认为这是日本固有领土,如果承认存在搁置争议的共识,等于承认存在领土问题。

日中没有将搁置岛屿争议的共识书面化,但是两国在历史上进行过相关交涉。 我希望中方进一步公开相关资料。 我们首先要追求的是史实的共享。

  。

上一篇:广州华南师范大学自考专业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事件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41518y.com历史事件-历史小说-历史的天空 All Rights Reserved